当前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 稿件
一次蹦床的免费体验换来伤残 女子诉至法院索赔获支持
来源:闵行法院  作者:闵行法院  2018年4月3日 10:41

作为志愿者参加义务工作的周女士,在活动间隙获得免费体验蹦床的机会,却因此发生意外,造成脚部多处骨折遗留下伤残。为了维护自身权益,周女士将活动组织公司以及蹦床运动的经营公司告上法庭。近日,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作出判决,法院根据各方过错程度,酌定活动组织方担责35%,蹦床经营公司45%,周女士自身担责20%。

工作之余免费体验蹦床发生意外

法院查明,2015年12月5日,周女士作为巨明公司(化名)招募的志愿者参加义务工作,为犒劳志愿者,该公司明确周女士可以在工作间隙体验在晨阳公司(化名)场馆内所有项目。当天下午,周女士前往蹦床区体验项目,在没有安全提示及现场工作人员提醒、指导和应急保护的情况下,周女士在下落过程中右脚触碰到蹦床坚硬的金属边框上,导致脚面骨头当场断裂戳至脚心,脚部多处骨折错位。周女士认为,两家公司均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故起诉至法院。

庭审中,巨明公司辩称,对事故发生的过程无异议,但事情的发生与周女士擅离岗位有关联,周女士自身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事发后,公司与周女士积极沟通并先行垫付了其医药费,故同意按责任比例分担相应的责任和过错。

晨阳公司则辩称,该事故的发生纯属意外,公司已经对参与项目者进行了安全告知。周女士作为成年人对蹦床这样高风险的项目应该有相应的意识且尽到注意义务,故同意承担本起事故30%比例的责任。

法院:三方根据过错程度各自担责

法院审理后认为,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社会组织,应当对相关公众的人身安全负担合理的保障义务。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法定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人必须履行与其相适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包括对其所能控制的场所的建筑物、设施、设备等物的安全性负有保障义务,以及对场所内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情况负有提示说明、警示告知、通知保护等义务。

本案中,晨阳公司作为提供蹦床运动设施的经营者,对于从事该项运动的危险性预知能力应明显高于运动的参加者。从现有证据来看,晨阳公司未能证明其在场馆内已提供足量的安全保障设施,例如安排专业工作人员在蹦床区域巡逻管理或指派相应教练在运动者出现危险动作时予以及时制止。而上述安全保障设施的不足也大大增加了周女士参加蹦床运动时的危险系数,故晨阳公司确存在管理失当,应承担赔偿责任。从晨阳公司在运动场馆内张贴有相应安全告知书来看,其作为该场所的经营管理人已尽到了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义务,故可适当免除部分责任。

就周女士自身因素而言,其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已具备充分的是非认知观念,在从事蹦床这一项剧烈运动时,理应具有高度的安全风险意识,且明白适当的自我保护措施与方法以避免或减轻运动过程中的危险或伤害。故其自身在运动过程中未尽到必要的谨慎注意义务也应自行承担相应的责任。巨明公司作为此次活动的组织者,对招募的志愿者提供免费体验蹦床项目,但对志愿者未尽到管理、警示、提醒等义务也要承担部分责任。

综上,根据三方各自的过错程度,对本次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法院做请确定由巨明公司承担35%的责任,晨阳公司承担45%的责任,周女士自行承担20%的责任。

 
中共闵行区委政法委员会版权所有
承办方:东方网